想念母亲的粽子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06-05 21:38 阅读:
端午吃粽,是中华民族古老悠久的传统习俗。记忆里,年年端午节的前一天,也就是农历五月初四这一天,午后母亲在老宅的门堂里包粽子的情景仍历历在目。门堂里有一棵高过围墙的桃树,树荫下的砖地上,大脚盆里浸泡着煮过的青青粽叶,还有几把除净柴壳和粽叶一起煮过的稻草,这种加工过的稻草,用来结粽子很结实。另一边的大筲箕里是淘好的糯米,小盆里还有浸胖的红赤豆及蚕豆瓣黄豆等。那时包的粽子品种单一,除了豆粽就是白米粽,哪像如今的粽子,花样翻新品种繁多,有米粽、肉粽、火腿粽,还有什么赤豆、豆沙、红枣及咸菜粽等。
 
据母亲讲,她的包粽本领还是外婆传授给她的,可惜她只学会了包普通大粽子的本领,其它如什么三角粽四角粽等都没学会。其实在我们的眼里,母亲的包粽技术已经很高超了,她不仅包的快,而且包的好。包粽子的时候,往粽叶里灌米的多少都要把握好,灌多了粽子不易煮透,灌少了煮熟后成烂扑粽,这一工序母亲掌握得恰到好处。包粽子时,只见母亲麻利地抽出几张修剪过的粽叶,先检查一下粽叶有无破损之处,有破损的立即换掉,然后左手捏粽叶将几张粽叶捻开,只是少部分重迭在一起,右手顺时针往里一卷,将粽叶卷成漏斗状,不能漏缝。包米粽时,直接将糯米往里灌,边灌米边用一只筷子在里捣,将米捣实。如包豆粽,将米和豆拌在一起,包法一样。根据所包粽子的大小,再添合适的粽叶,将口盖严包紧。末一道工序是结粽子,母亲一般用两根稻草,用稻草结粽时,左手拉住一头,右手将稻草在粽子上绕一圈再打扣。只见母亲左手握粽,用牙齿咬住稻草一头,右手捏住另一头使劲一收再打结,一只粽子就包好了,粽叶和白米很快在母亲手中变成了一只只讨人欢喜的粽子。
 
烧粽子也是母亲的事,晚饭后烧粽子时,母亲先将粽子入锅放好,然后加水适量,再放不少鸡蛋、咸鸭蛋、咸鹅蛋,和粽子一起煮熟的蛋吃起来特别香。烧粽子一般都用木柴,木柴火力旺。只要一烧开,满屋都是粽叶的清香味,我们再嘴馋,也没有必要守着灶台,因粽子一时半会也烧不熟,烧粽子必须靠木柴的热火灰焖上一晚,这样烧出的粽子才有糯又糍,让人百吃不厌,粽子锅里的蛋,那滋味才真正让人馋涎欲滴。母亲一般要将粽子烧上几开后,再少添木柴,用小火烧煮,睡前准备熄火,再添点水烧开,将火熄灭后,靠灶堂里的热火灰焖煮粽子。半夜母亲还会起床看一下,然后掀开锅盖,让锅内的粽子降温。端午节那天一早,母亲早早起床,将粽子和蛋捞起放在盆里,再给一家大小每人剥好两只粽子,不够吃时自己再动手,吃粽时白糖自己放,蛋随便吃,年年端午的粽子我们吃得好香好香啊。
 
端午节那天上午,母亲还要做两件事,一是用已经凉了的烧粽水,给地里的茄秧洒一遍,据说那能治害虫。二是给孩子们额上和双脚背上擦点雄黄,一边擦嘴里一边说着:大蛇药煞,小蛇踏煞,据说这样能防蛇咬。饭前,全家每人都要喝口雄黄酒。午饭时改善伙食,有鱼肉。
 
年年端午今又是,母亲虽早已长眠九泉之下,但吃粽时自然会想起母亲,想起母亲包的粽子。吃惯了母亲的粽子,别的粽子的口感总觉得没有母亲的粽子那么香醇。粽子飘香,母爱无价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