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短篇小说 > 现代小说 > 感动

感动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06-15 21:44 阅读:
题记——在追名逐利的人群中,被人们遗弃的,不一定是垃圾;被人们遗漏的,也许是宝物。拾荒者,拾的是荒,留下的却是垃圾中的宝。这就得看拾荒者的机遇、慧眼了!
 
大学毕业,在芸芸就业人海中,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,无奈之下,我到一家物业公司谋职,安排到一个小区当物业管理主任。
 
上任第一天,先要熟悉小区情况,便在物管助理小杨的带领下,到小区中转悠。看到一个衣着破烂,50岁左右的男人,戴着皮手套,一手拿着蛇皮口袋,一手在垃圾桶里翻捡。
 
我询问身后的小杨:“这种情况,你们怎么不管管?”小杨有点难言地支支吾吾。
 
我催促道:“有什么尽管说,只要在我职权范围之内,一定帮你解决!”
 
小杨看我打了包票才敢透露实情:“这个人姓陈,叫陈实,在我们小区租了一间房子捡破烂,开始我们也不允许,后来得知他的身世,才睁一眼,闭一眼?”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 
我来了兴趣:“什么身世,竟然打动了你们?快说来听听?”
 
小杨看到我的神情有所好转,便一伍一拾地说:“陈实的父亲原来是单位上的领导,家里日子很不错,父亲退休不久,遇上单位改制,他成了下岗工人,以买断工龄款,买了辆车跑起运输来。起初生意不错,赚了点钱。好景不长,在一次车祸中,车毁了,妻子受了重伤,下肢瘫痪,卧床不起。接踵而来的是,他在外跑车,疏于对儿子的管教,儿子染上了毒瘾,荒废了学业,身体也垮了,被公安局发现后,送进戒毒所强制戒毒。陈实的父亲一气之下撒手西去。一连串的打击,他几乎垮了!为了妻子,为了这个家,他不得不硬撑着。后来儿子戒毒成功释放,因为没有文凭,还有吸毒史,没有单位要这样的人,只有在家啃老。”
 
这时,一个业主,跟小杨打招呼,小杨应声后接着说:“陈实为了生计,不得不在附近捡破烂,以便照顾妻子,监督儿子不再吸毒。我们也想过安排他来小区当保安,或是环卫工。可是他说:‘我也想找一份正式工作,我那瘫痪的妻子,离不开人啊!我捡垃圾,半个小时回家看看,没有问题了,又出来捡一点。参加了工作,就不可能想回家就回家。实际情况决定了我非得捡垃圾。不是我不领你们的情!’”
 
我听后也怜悯起陈实的不幸了:“这样吧?你们多看着点,只要他不影响小区卫生,让他捡吧?你们能帮就帮着点!”
 
我掏出二百元给小杨:“你把这点钱给他,叫他买件干净衣服,理个发,把形象搞好点,不要太刺眼,以便招来不必要的麻烦!”
 
“那个人,从来不接受别人的施舍,我们和小区的一些好心人,以前也送他礼物,他都不收。说是通过自己劳动挣来的钱,才用得踏实。”小杨为难地说。
 
我命令式地道:“你就跟他说,这是物管会的决定!不要给他整理个人卫生的钱,就不允许他在小区捡垃圾!”小杨只好拿着钱去了。
 
时光很快,两个月过去,我对小区情况基本熟悉了。一天,小杨领着个业主来找我,他一进门就大声道:“好啊!原来老同学在这里当主任啊?”
 
我抬头一看,只见那个人,梳个大包头,身着西装,夹着公文包,裤子熨得笔挺,皮鞋擦得发亮。我认出来了,是大学同学李木然,为人虚伪,会来事,浮上水,在学校很受校领导重用。
 
虽然我看不起他的作为,但毕竟同窗几年,现在又是我的业主,只有起身与他寒暄:“你什么时候住进这个小区?在哪里高就?看样子混得不错嘛?”
 
“住进来快一个月了,在一家公司当经理,年薪二十五万,还可以!真不知道你在这儿当主任。要不是今天来反映情况,还见不到老同学呢!”他上前握着我的手说。
 
我给他让了坐道:“反映什么情况,你就直说吧?”
 
“我们小区,卫生搞得不错。只是有个捡垃圾的,天天在垃圾桶里翻啊翻的,看着都恶心,更影响到我们丢垃圾。找这个助理吧,只听打雷,不见下雨,才找你这个领导来处理?”
 
“小杨,有这事吗?”我明知故问。
 
“有是有,人家不但没有破坏环境卫生,还时常帮助我们捡垃圾。”
 
我故意拉长声音:“哦!这样啊?老同学,我看这种人也不坏,我们告诫他,不要在上下班时捡,就影响不到你了。再说,谁愿意捡垃圾呢,一定是被逼无奈!你受过高等教育,就体谅体谅吧?”
 
“可怜之人,必有可恶之处。天下没有绝人之路,连蚂蚁,细菌都有生存的空间,他为什么不去找一份工作?”李木然愤愤道。
 
“老同学,不能把话说绝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,他家的情况你不了解。捡破烂也是谋生之道啊!有你这样的坐轿人,总得有抬轿人吧?你就当给我一个面子,我们一定加强管理,好不好?”
 
李木然起身道:“既然老同学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不过,有空一定到我家坐坐,我俩也好诉诉阔别之情?你记下我的电话号码吧?”
 
我拿出手机,输入了他的号码后说:“一定去!只是来了没多久,等基本情况熟悉了,再登门拜访怎样?”
 
“好嘞!”他才高兴地走了。
 
小杨在他背后呸了一声:“势利小人!他每次看到老陈,不是吐口水,就是把垃圾袋扔到老陈身上,根本不把他家当人!老陈很大度,从不跟他计较,还对着他笑。我看不过去,叫他不要看不起穷人,行为文明点,他就拉着我来找领导。”
 
我拍拍小杨肩膀:“不必跟他一般见识,我们多作正面引导吧?”小杨点点头走了。
 
小区物管逐渐走上正道,不知不觉到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中秋。离家又远,工作又走不开,想起老同学的邀请,已过去两个多月了,还没兑现,便买了合月饼,趁夜登门拜访。
 
敲了半天门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我只有打他的手机。他在手机中说:“老同学,对不起,我父亲生病一个多月了,基本在医院看着,哪儿也去不了。真不好意思!”
 
我抱怨道:“还老同学呢!你父亲生病都不告诉一下,害得我吃闭门羹。快说在哪个医院?明天好去看你!”
 
“这个医院有点远,我把地址在短信中传给你吧?”
 
“感情好!你就发过来吧?,明天见!”
 
第二天,我带着月饼,按照短信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医院。踏进病房就闻到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,只见一个八十岁高龄的老人躺在床上,看上去气息奄奄。李木然大概心情不好,休息不到位,看上去有点蔫。他见我来了,赶快让坐。
 
我放下月饼问:“你父亲得的什么病啊?”
 
“脑溢血,要不是自己有车来得快,恐怕早就走了,现在算是稳定了。”
 
我看老人睡得很安详,抬头看了看液水,滴得很慢,再往上看,吊瓶上的名字,与我熟识的老人名字不相符,我担心地说:“这名字是不是搞错了,那会出大事的!赶紧找医生核对核对吧?”
 
“没事,没事!是办身份证时有误,把李宏写成了季马飞”他连忙解说。
 
我想不会吧?错一个字有可能,全错怎么可能?何况他的神情有点不自在,就猜到这里一定有鬼!不过嘴上还是应付道:“哦!这还差不多。这种病恐怕要不少钱吧?”
 
“是啊!好在这个医院有熟人,各方面都可以通融,按规定病人的费用单日算,一周一结,因为有关系可以出院时结清。不然我跑这么远干嘛?”
 
“我还不知道你,就爱图便宜,真是无孔不入的家伙!”
 
他不以为然地说:“现在的社会,你不搞点关系,急难时真会抓狂!”
 
“别把社会看得那么黑暗,好人还是多!”
 
他摆了摆手:“不说这些了,在社会认识上,我俩老是说不拢。你倒是说说,那个捡破烂的你们准备一直让他捡下去?”
 
“你父亲都这样了,还有心思挂念这档子事?他又没惹你?”
 
“惹到是没有,只是我看他不顺眼,这种人老是在眼前晃来晃去,你说烦不烦?你们要是不把他赶走,我父亲出了院,就换个小区!”他蛮不讲理地说。
 
我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拿走来吓唬我?我又不是被吓大的!你前脚走,后脚就有人进来。现在想进来的人多了去!世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,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!你爱搬不搬!”
 
说完我就气冲冲地走了!他也没送!一场访友,就这么不欢而散。
 
事过一个多月,李木然心急火燎地出现在我的面前:“老同学,别生气了,那次是我不好,这次你一定得帮帮我,过后请你吃大餐!”
 
“你也不看看什么年月了,人家都在提倡请人吃饭,不如请人流汗,你土不土啊?”
 
“好好好!我土还不行?这回我是真的有事求你!”
 
“那你快说,我能办的一定帮忙!”
 
“还是老同学好!我父亲要出院了,一结算十多万,我回来拿了存折和一些单据,因为下着雨,放在塑料袋中,与垃圾袋放在一个手上,另一手打着伞,出了单元门,看到那个捡破烂的,气不打一处来,居然连垃圾袋一起,甩倒垃圾桶中,就到医院结账去了。到了医院才想起自己鬼迷心窍,把存折袋与垃圾袋一起甩了。赶紧回头找捡垃圾的,人已不在了,也许取了我的款早就跑了!我那里面可是二十几万的存款啊!他一个捡破烂的,见到那么多钱,还不抓狂?我只有找你帮忙了!”
 
我冷笑道:“你别把人人都想得像你那么私利,你还不是甩垃圾袋甩惯了,一看到他就想甩。要是把心放平常一点,也许就不会看不惯别人,哪里还会有这种鬼迷心窍的事?”
 
李木然哭丧着脸:“老同学,现在不是跟你辩论的时候,你就帮帮忙吧!过后我办一桌酒席,好好与你辩论。”
 
“又来了不是?不要动不动就拿社会上那些来腐蚀我!我可不吃那一套!你快说说袋里有些什么东西?我们作个记录。”
 
他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:“我那塑料袋里,有一个存折,上面有存款二十五万整,是去年的年薪,还有我父亲在医院治疗的发票,是结账用的。其它没有什么了!”
 
“你父亲叫什么名字?”
 
“李宏。不不不!那单据上的名字是季马飞。”
 
“这就奇怪了,单据上的名字与你父亲的真实姓名怎么不一样呢?即使这里有你的东西也不能给!”
 
“啊呀!老同学,这里面的猫腻你就别问了,人人都有隐私吗?”
 
我一板脸:“那不行!我还不知道你爱占便宜,即使今天在这儿把话说清了,这东西也不能给你!你必须到派出所开一张证明,证明季马飞就是李宏,我们才好结案。”
 
“就不能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通融通融?”他苦着个脸说。
 
“你以为是一个钱两个钱啊?这么大的数额,没有正当理由,铁的证据,我怎么向上面交差?”
 
他抓了抓头说:“看在我俩多年同窗的份上,就陪我去派出所一趟吧?我有点怕进那道门,给我壮壮胆?”
 
我想也是,到派出所说事,总得有个证人吧,不能听他回来的一面之词!便对他说:“你是心中有鬼,才怕进那道门,要是光明正大,还怕公安干嘛?”
 
“老同学,这个时候了,你就别损我了,求求你陪我走一趟吧?”说完就挽着我的手再也不放。
 
我们进了派出所,正好所长值班。老远见了我就打招呼:“啊呀!老邻居了,今天前来有何公干?”
 
我走上前,握着所长的手,把大概经过说了一下,所长像是明白了其中的隐情,很不高兴地对着李木然:“你就老老实实把真相说清,否则不但不给你开证明,还要追究你的责任!”
 
李木然的脸,刷的一下白了,便实话实说:“我父亲是农村户口,没有参加农村医疗保险。突发脑淤血,估计花费太大,为了捡点便宜,便用城里朋友父亲的医疗卡,办了住院手续。好在出院时享受医保待遇。所以上面不是我父亲的真实姓名!”
 
所长把桌子一拍:“社会就是被你们这帮败类搞砸了!如果人人都去投机钻营,坑蒙拐骗,抢劫偷盗,不走正道,社会还有安宁吗?我们公安还管得过来吗?人类还像人吗?岂不是要自毁长城吗?”
 
所长的一连串问号,问得我都有点发怵。只见李木然像受了当头棒喝一般,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恭恭敬敬地说:“所长教训使我如梦方醒,我保证,今后一定走正道,绝不投机钻营!请所长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?”
 
我看李木然像是悔悟了,便替他求情:“所长看在他父亲住院的份上,,给他一次机会吧?”
 
李木然紧急着说:“所长,我到医院保证阐明实情,不享受医保待遇,如实交纳医疗费!从此做个光明正大的人!”
 
所长的脸开始阴转晴,对身边的书记员说:“你就给他开个吧。”转身对李木然道:“看在你父亲住院的份上,这次不跟你计较了。希望你真心悔过,把自己的正能量焕发出来,影响周围的人,为人类的希望多添一点光明!”
 
他向所长鞠了个躬,很认真地说:“一定牢记所长的教导,重新做人,做一个真正的人!”
 
所长说:“好了好了!你又没犯罪,只是犯了一点错误,记住古人的话:知错即改,善莫大焉!快拿证明领你的失物去吧?”
 
李木然再谢所长。我也起身与所长道别。
 
李木然领到失物后问:“是谁把失物交给你们的?我一定好好谢谢他!”
 
“就是你最看不起,最讨厌的那个人!”
 
他有点不信:“不会吧?你别骗我!”
 
我对小杨道:“你把失物交领登记本给他看看。”
 
他看了登记后说“这陈实莫非就是他?”
 
“不是他难道还是别人?”我不无好气地回道。
 
他悔恨地说:“我有眼不识泰山,老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量,戴着有色眼镜以貌取人。我一定好好地谢谢他!老同学,要不今晚我俩去看看他?”
 
我想也是,也应该去看看。便爽快地:“好吧!再陪你走一趟,顺便代表物管会谢谢他的拾金不昧!”
 
晚上,李木然打来电话,说是已经在老陈的宿舍下了。要我快点!我赶到那里,看到李木然急不可耐的样子,心想:这家伙也许真的变了!
 
我们敲开陈实家的门,他看到李木然很是吃惊。李木然赶紧说:“老陈,对不起,以前是我的不好!今天我和物管会的领导来谢谢你!”
 
陈实把我们让进屋说:“那点小事还提他干嘛?这是做人的起码道德底线。”
 
我看老陈,与上次看到的像是换了一个人,身上衣服虽然有点旧,却是干干净净的,长方脸中透着正气,两眼炯炯有神,好像军人一般:“老陈,真的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,我呢,事多,也没看过你,今天代表物管会来谢谢你!”
 
“哪里?一直是物管会对我特别照顾,只是我的身份低微,不好当面谢谢领导。”
 
“老陈!不客气了,你跟小李聊聊,我想看看你的家。”
 
“随便看,随便看,只要你不怕寒碜。”李木然拉了拉他的手,两人一边去了。
 
我才仔细打量他的住所:房子很小,一厅,一室,一厨,一卫,大概70平米,厅的正墙上卦有一幅字,是唐代皮日休《六箴序》中的一句箴言:“穷不忘操、贵不忘道”。一个拾荒者,能有这样的雅好,真有点意思。我回头问道:“老陈,这是你写的?”
 
“是啊!没钱请人写,只有自己胡乱涂鸦,不要见笑。”
 
“字是难登大雅之堂,哪你写这一句的用意何在?”我有点好奇地问。
 
“父亲生前最喜欢这一句,并时常用这句话来教导我。这几年穷,日子过得不像样,每当想起这句话的时候,心中就涌出一股力量,眼前就出现一线希望。便写下来挂在这里,告诫自己不要因为穷,忘记了做人的底线!”
 
我很受触动:“老陈啊!我们应该向你学习!”
 
老陈正想开口表达什么,李木然接过我的话题说:“何止是学习,是终身受益啊!我不就是贵而忘道吗?时时处处看不惯老陈,我真对不起他!与老陈相比,我才是拾荒人,抛弃了人间的正道,专捡一些荒芜的东西,还奉为至宝,想想都惭愧啊!”
 
“老同学有这种认识,我为你高兴。真正的拾荒者,是像老陈一样在垃圾中淘宝。而许多生活在优越环境中的人,反而像个拾荒者,专捡社会上的一些不正之风,当作为人处事的法宝。值得我们反思啊!”李木然脸红了,老陈却激动得背过身去。
 
我也不去打扰他们。趁此机会,再看他的住所,到处收拾得干干净净,却四壁空空,唯一的烂鞋架上放着许多陈旧的书。我上前观看,都是一些六七十年代流行的经典书,和古代一些名著:有《欧阳海之歌》、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沸腾的群山》、《烈火中永生》、《野火春风斗古城》等等,还有《道德经》、《庄子》、《孙子兵法》、《黄帝内经》及四大名著。
 
“老陈啊!您还收藏这么多宝贝!”我有点羡慕地说。
 
“那些励志书,年轻时在图书室看过,现在市面上已少见,捡回来看看,很多地方值得回味;那些古代经典,更是难得的好书,每每读了,都像是看到了人类的希望。”
 
李木然好奇地问:“这些书都是你捡的?真宝贝啊!”
 
“我哪有钱买书啊,当然是捡的!捡到时,我觉得现在的人不知怎么了,这么好的书也扔,我可舍不得当废纸卖,便留了下来。又捡了个鞋架当书架。”说话时,脸上流露出了自足的表情。
 
我这才明白,他为什么能在如此艰难的岁月中挺过来,原来有这么多好书的陪伴。我感慨道:“是啊!市面上已经很少看到这些励志书了,商人为了一己之利,出卖的书,大多包装精美,内容虚假,就连一些抗战题材,历史题材,为了迎合现代人的口味,都加进了许多情爱、搞笑的段子。不顾历史事实,盲目篡改,连战争、历史都能当儿戏,还有什么可信的,下一代在这样的文化熏陶下会是什么样子,令人担心啊?”
 
李木然感叹道:“是啊!我也有这种感觉,以前认为的经典书、流行书,现在人好像都不以为然,不知是人们的层次提高了看不起,还是倒退了看不懂!”
 
老陈一针见血地说:“与层次无关,是人心变了,为了名利,都去看一些急功近利的书,致使浮躁风气甚上,哪还有心气钻进真正的学问中?”
 
我为这位拾荒者的见解所折服:“老陈说得一点不错。我们不谈书了。我想看看你的卧室可以吗?”
 
“可以啊!只是没什么可看的。”
 
我在房门口探头一看,里面除了两张陈旧的床,什么也没有,老陈的妻子躺在床上,连起身都不行,只好抬起头对我笑了笑。
 
我回头问老陈:“你儿子也睡在里面?”
 
“没地方,只好挤一挤。”
 
“你儿子哪里去了?”
 
“上夜校去了。是我逼着他去的。”
 
我想了想对老陈说:“没想到你艰苦到一家人挤在一个卧室,这样吧,叫你儿子明天到小区当保安,一个月两千元,包吃包住,也好给你减轻一些压力。”
 
“小区缺人可以,千万不要把上班的人替下来,那样的话,我是不会让儿子去的!”老陈说得很认真。
 
“你都这样了,还想着别人干嘛?天下的人你管得了吗?”李木然如是说。
 
“是管不了,不过人活着,只想着自己,还有什么道德底线?我认为:只有在不损人的情况下,获得的报酬,才用得舒心!”
 
我站起来:“老同学,你的老观念又冒头了。千万不能死灰复燃啊!老陈,小区本来就缺人,只是一时没有想到你这儿。明天就叫你儿子去上班。时候不早了,我们不打扰你了。”
 
李木然赶快掏出六千元:“老陈!真的谢谢你,不光是为了你捡到了我的存折,更重要的是你的经历,人品为我上了一堂生动的教育课。从今后,我们就是朋友了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你就拿着吧?”
 
老陈感动地:“你这钱我不能要,你的好心我领了!古人都知不吃嗟来之食。我更不能收这不劳而获的钱,你带回去给你家人买点营养品吧?”
 
李木然看了看我,我也明白他的意思是要我再劝劝老陈,我却说:“老陈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他的为人你我都清楚了,你就省省吧?”
 
李木然无奈,与我一起向老陈告别出来,老陈一直把我们送到楼下才回去。
 
一个月后,我被总公司调到办公室当主任。可陈实的形象,李木然的转变,始终在我心中挥之不去。
 
我为天地间有这样苦乐自守、节操不改的拾荒者而感动!为李木然的幡然悔悟而高兴!难道人间的正道,真的不经沧桑的磨砺就体现不出来吗?我始终说不清这个大大的疑问------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