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短篇小说 > 现代小说 > 理解

理解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06-15 21:47 阅读:
我和宝宝、另外几个亲戚,一行人坐上了开往家的车子。
 
直到车子在拥挤狭窄的街道上慢慢启动,直到看着宝爸的身影在车子前面晃动,走向超市,尽管我心里莫名地难过和不舍,我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抱着宝宝下车,并说先不走了,等过段时间我们一起回。
 
直到车子渐行渐远,停留过的地方被抛到身后。我在心里默默地说,亲爱的,我们走了,保重!
 
是不是很多时候,我们明明爱着对方,在乎着对方,却因为赌气、嘴硬、口是心非,而把事情弄得背道而驰?
 
带着宝宝去了宝爸所在的地方,玩了快一个月了,发现他这里并不比在家舒服,中间我们也时不时地拌嘴抬杠,原因无外乎鸡毛蒜皮的生活琐事,他的拖沓我的偏激,就成了麦芒与针尖的对刺,刺来刺去,风波不断。于是我一不顺心,就悲哀地觉得,跟这个人没法混了。一抬杠,我就说要回去。而宝爸,总是不让,不管是用哄的,还是近乎哀求。
 
虽然我总拿回家吓唬他,总说跟着他在这如何如何受罪,其实心里多数时候还是愿意在他这里多呆几天,再多呆几天。只是因为,我的他,宝宝他爸在这,尽管所在的地方不便利,不舒服,不利于宝宝活动,但因一家三口在一起,就有了家的感觉,有了相互依恋的感觉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 
宝爸在我们身边的时候,宝宝是快乐的,我是安逸的。宝宝学步晚,走路慢,现在一岁多了,还是不能独自行走。常常,宝爸和我,分别在床上的这一边和另一边,让宝宝试着独自从这一边走向另一边,宝宝颤颤巍巍、东摇西晃的样子,常常逗得我们哈哈大笑。宝宝因重心不稳防摔倒,我和宝爸的两只手就那样左右伸出,像随时都准备着保护孩子的老鹰来回忽闪的双翅,为练醉拳般的宝宝左右前后“护航”。“到爸爸这里来”,“到妈妈这里来”,引导呼唤声和笑声此起彼伏,构成了其乐融融的亲子画面。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,也是三个人在一起才有的时光。
 
那时才明白,不是有他才有家,而是有爱才有家。那份爱,是时间凝聚的亲情,是彼此血脉的延续,是融进岁月的琐碎与纠缠。
 
其间我不看好他现在的工作,曾提议过他,干脆跟我们一起回去,改行或另谋职业,他不曾有转变。后来他有所转变的时候,又因一点小生气,一赌气,我就顺势搭他老表的顺风车,随同另两个女孩,决定一起带孩子回家。
 
宝爸慌了,各种挽留,想让我再多呆几天。“来一趟多不容易,再玩几天吧,等我这段忙完,等过端午我们一起回去。”
 
“在这有啥好的?吃不好睡不好还得受你的气,不想让走,可我在这的时候你为啥要气我欺负我?为啥不珍惜?”虽然内心里确实有点不舍,可我装做毅然决然,依然继续着收拾东西的举动。
 
“我保证不再气你了,不再跟你吵架了,你叫我弄啥我就弄啥好吧,前提是不要刁难我。”
 
“早知现在,何必当初?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失去时才知道后悔,拥有时你又是怎么对待的?”我装做狠心地想惩罚他一下。
 
我听的出宝爸的声音在发抖。我也听的出他说这些话是诚恳和不舍的。
 
我知道,宝爸舍不得孩子,舍不得三个人在一起的那种氛围。其实我也一样。
 
有那么一刻,我忽然想停下装东西的动作,然后说,那就让老表他们先走吧。
 
可是,最终我还是没有开口没有停止。尽管我的动作很迟缓很犹豫。
 
直到我东西收拾妥当,准备出发时,宝爸终于说,你回我也回,一来为了把你们送到楼上,二来这次回去说不定就不来了。
 
“这边的活哪?”他不知道为了能跟我们在一起的一时的冲动,还是忽然想通了一些事,而让我惊讶和措手不及。
 
“现在事情少,我可以马上说不做了。”他似乎真的决定了。
 
“可是这边的房子哪?东西哪?还继续租吗?”我已经让一同回去的几个等了好久,此时真有点懵,到底该走还是留。
 
宝爸说先去打个电话,我就杵在了原地。直到老表来催我,我说马上走。
 
打完电话的宝爸说,没搞定,收拾好了你们就走吧。
 
下楼,装车。老表开玩笑说宝爸做事好不磨叽,婆婆妈妈像个女人。我跟他们一起带着附和的笑,其实心里有隐隐的难过。
 
大小分别已经历了好多次,第一次有这么奇怪而又疼痛的感觉。我知道,宝爸也一样。他之所以磨磨蹭蹭,是因为心里原本有着太多不舍和追随。此刻我想,一定是的。
 
奇怪的是,我觉得是第一次,这么清楚他的内心。这是心有灵犀吗?
 
曾觉得我们不是一类人,难以沟通。忽然在经历了那么多风雨波折之后,我们是如此对对方留恋、不舍,并同时明白,他和我一样装做若无其事地,忍着心里隐隐的伤感。
 
宝爸说,我再去买几盒牛奶吧,宝宝你们路上喝。
 
开车的老表对着车前面的他喊,你能快点不?一车人都被你急死了。
 
我说,他故意慢慢地,因为他舍不得你走。
 
大家笑。宝爸的脸上也露出无奈的笑。
 
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,直到我们的车子开出了村子。我有种酸酸的想流泪的感觉。
 
表妹说,表哥好像舍不得孩子啊,你看刚才直到嫂子上车,他还抱着你家妞。
 
老表说,矫情啥哩,有啥舍不得。
 
表妹说,肯定舍不得了。其实每次离开,都会有种这样的情绪。你看,我跟东阳吵的那么厉害,但是我走的时候,还是觉得好舍不得一样,何况你们还有个孩子。
 
我强忍着没流泪。待情绪好转,我给宝爸发信息:锅里有粥在保着温,你晚饭记得给吃了,屋里还有鸡蛋水果,你尽早食用,照顾好自己。我们会想你的!
 
却在发送的时候,我把最后一句给去掉了。
 
宝爸回信息:亲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。
 
他是不是也去掉了一句话?
 
而我尽管同样不舍,也最终没有说留下。
 
是不是有时候,我们明明爱着对方,在乎着对方,却因为赌气、嘴硬、口是心非,而把事情弄的背道而驰?
 
当最初的激情被生活的柴米油盐、锅碗瓢盆趋于平淡,感情犹如死水一潭,我们以为爱一旦变淡,便会渐渐消逝不见、无法重来,而一次分别,我惊喜地发现,无数个一粥一饭、嬉闹欢笑、细水长流的日子里,开始慢慢积淀另一种爱,那是岁月沉淀的亲情,是琐碎凝结的幸福,是我终于能轻易读懂你心的那份相通、贴和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