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短篇小说 > 故事新编 > 流年

流年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06-27 23:06 阅读:

 君月再次见到沈晨曦是在两年后的同学聚会上。那之前,任晓曾给她打过电话,大致意思是两年没见,希望她也能去,再怎么说她们也是三年的好友。当时虽是说会考虑,其实她心里早已决定不去,高中对她而言,除了是沈晨曦待过的地方,都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。后来是什么原因呢?对了,任晓说他也会去。

 
聚会那天,君月很早就到了约定地点,然后独自一人找了个不明显的角落坐下,她在等,等一个执着了若干年的男孩。手中端着酒,她并没有喝,眼睛紧紧地看着门口,一分钟,十分钟,二十分钟,门口热闹了起来,她知道,他出现了。
 
不变的白衬衫,黑裤子,脸上是常年有的笑容,而岁月似乎特别照顾他,那张雕刻的脸,还是那么令人沉醉。
 
君月就静静的看着他,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立刻上前,她在紧张,她想见他,可见到了又不知该怎么办。
 
似是她的视线太过热烈,沈晨曦忽然抬头向她看来,毫无准备的,她对上了那双黝黑的眸子。世界好像静止了,那一瞬间,君月忘了夏雪柔的死,忘了他已经不再理她,她的眼里,心里,都只有他。而沈晨曦则是有点惊讶的站在原地,他没想到,会看见她。
 
做了几个深呼吸,君月挂上大大的笑容,缓步向他那面走去,先是跟任晓打了个招呼,才转向他。
 
“晨曦哥哥,你来了”。她的声音清脆,令沈晨曦想起幼时的场景,那个总是一天到晚追在他身后的小女孩,没想到时间如此之快,他们都长大了。
 
“嗯,我来了,丫头,你也在”。他说,然后抬起手熟稔的揉揉她的头。
 
君月哭了,不是因为太想念他,而是因为那声丫头和那个熟悉的动作,她知道,他原谅她了。
 
“晨曦哥哥,你不怪我了是吗”?君月溢满泪水的双眼期待的看向沈晨曦,即使知道答案,她还是希望他亲自说出口。
 
沈晨曦微微愣了愣,“丫头,晨曦哥哥已经不怪你了,雪柔也不会怪你,别哭了,再哭就成小花猫了”。
 
“谢谢你,晨曦哥哥,我很开心,但我知道,我仍旧欠着雪柔姐姐,如果可以,我希望用我的下半辈子来忏悔”。浅浅一笑,君月止住泪水,“晨曦哥哥,我要出国了,你可以带我去看看雪柔姐姐么,我想亲自和她说一声对不起”。
 
“丫头……你其实可以不用这样的,我早就放下了,雪柔她,一直活在我的心里”。
 
“一直活在我的心里”……呵呵,这不是早就知道的吗?为何还如此的痛?君月艰难的笑了下,然后又摇摇头,固执的说道,“不,那是我欠雪柔姐姐的”。
 
沈晨曦看着她,没有出声,他知道,君月是个很好的女孩子。可是,他爱的一直都是雪柔,若说错,那么谁又有错,他们都只是在爱情里迷失的人而已。他想,此次若不让她去的话,她恐怕会以为他并没有真正的原谅她,半晌,他点了点头,去一趟也好,他也好久没去了。
 
“那,晨曦哥哥,我先走了,见到你,这个聚会也就没有白来,明天我再来找你”。君月努力的使自己看起来正常些,听到想要的,也不想再停留,她怕,怕再呆下去,眼泪会止不住,所有的坚持都化为空气。
 
沈晨曦听她这么说,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终是什么都没说,看了一眼君月离开的背影,在包厢里坐下。
 
包厢内依旧吵闹不停,几乎没人注意到君月的离开,除了一直关注他们的任晓看到只有沈晨曦一人,奇怪的看向他。
 
接触到任晓的眼神,沈晨曦很自然的回道:“她走了”。
 
“你是不是还没原谅她”?任晓问道。对于君月的事情,她都很清楚,自然也知道君月喜欢沈晨曦,而且是很喜欢很喜欢。
 
沈晨曦没说话,只是对她摇摇头。任晓知道,他不想说,就算再问也没结果,端着酒默默的喝了起来,也没再问。
 
外面很冷,这是君月的第一感觉,可是,她却又觉得这冷并不算什么。她没有打车,而是慢慢地走在街上,看着那一切繁华,突然间,她释怀了,十六年了,她呆在沈晨曦身边十三年,爱了他八年,到底还是走不进他的心里。是谁说,努力了就会有回报,不,需要的还有一个缘字。
 
夜色漫漫,泪水洗净前事,睡了,也许就不会再痛苦,她想。
 
“沿你眉目描画,笔落一抹鹅黄,沉香燃尽,鸟鸟岁月长,月色拨乱春江 ……”
 
“喂”,迷迷糊糊地,君月拿起电话,声音有点慵懒,一听就知道还没睡醒。
 
“月儿,你还是老样子,睡懒觉的毛病总改不了,呵呵……”电话里一阵好听的男音带着打趣的意味传来,似乎对于君月的习性十分了解。
 
听到这声音,君月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就很快的从床上爬起来,什么睡意都没了。
 
“欧哲,是你么”?她的语气有点不确定,三年前离开后,她就和所有人断了联系,包括曾经对她最好的他。
 
“是我,月儿,不要惊讶,号码是任晓给我的”。似是料定她的好奇,欧哲很快给出了解释。
 
“哦”!君月低语道,然后就没有再出声。她想起高中那会,他也是这样,经常从任晓那里打听她的消息,每天早上都来教室里给她送早点,送她回家,帮她解决不会的作业。她也不是不知道他的意思,而是那会她一心扑在沈晨曦的身上,并且,任晓喜欢他,所以……
 
“月儿,你还在么”?
 
“嗯”?
 
电话那边突然变得寂静,只有细细的呼吸声,“听说你要出国了,我想给自己再争取一个机会,可以吗”?他有些紧张,这是君月从话语中感觉到的。
 
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松,“对不起,欧哲,我……我还没忘记”。
 
欧哲长长的叹了口气,“我知道了,月儿,我只是……祝你一路顺风,记得回来给我打电话,就算不是恋人,我们也还是朋友”。满满的失落,他早已知道结果,只是想最后努力一次。
 
“谢谢你”!
 
“嗯,再见,月儿”。
 
“好”。
 
挂断电话,君月呆呆的坐在床上,不知在想什么,好一会儿,她才起身,整理好一切,去找沈晨曦。
 
阳光射在街道两旁的白墙上,闪闪耀眼,一盆盆的仙人掌上挂着流动的露珠。君月看着这一切微微的笑了,还是原来的地方,真好。她还记得六岁时,因为好奇被仙人掌扎伤了,整整哭了一天,最后是沈晨曦答应带她去游乐园玩,她才没哭的。
 
“叮当 ,叮当……”
 
“来了……”沈母看着门前的君月,泪水不受控制的流出,半晌迟疑的开口。“小月?”
 
君月的眼也有点湿润,这个女人,曾经很宠她。
 
“啊姨,是我,小月”。
 
“小月,真是你吗”?沈母十分兴喜,用手擦掉眼泪,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。 “你这孩子,你说说,怎么就这么走了,你爸妈也是,搬家也不留个地址。你说,你是不是不喜欢啊姨了”?
 
“怎么会呢?啊姨,我可是最喜欢你呢”。君月撒娇的回道,却也是实话。她的父母因生意长期在外,生活上的事多半靠的都是沈母,她才能有个无忧的童年。
 
“好,啊姨相信你,快进来坐,这回啊,你可得好好陪陪我”。边说沈母就拉着君月往家里走,好似怕她又不在了。
 
跟在沈母的身后,君月知道,当初的不告而别,多少对眼前温柔的人产生了影响,她也想陪陪她,可是……
 
“啊姨,抱歉,我过一会就要走了,恐怕不能陪你,你可以帮我叫一下晨曦哥哥吗”?
 
沈母的神色顿了一下,“小月,真的要走”?君月不忍心,但还是点点头,“好吧,你等一下,我去给你叫晨曦,但是,午饭吃了再走,好不好,啊姨亲自下厨”?
 
看着沈母脸上的期待,君月知道,她不应该再拒绝,但,她还是开口拒绝了。
 
“啊姨,我……我还有事,饭就不吃了,下次再来”。
 
“下次,下次还不知什么时候,罢了,你这丫头”。
 
无奈的拍拍君月的手,沈母转身上楼,没在要求她留下来,年轻人的事,终究管不了。
 
客厅里一下静了下来,君月的目光在周围流动着,忽然,在一处停留。那是一张相片,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站在一个岁数略小的女孩背后,宠溺的看着她,而女孩笑得很灿烂,露出两颗白白的虎牙。是沈晨曦与她,不由得,她走近照片,伸出手抚上了片中的人,多少年了,没想到它还在。
 
“那时候,你最喜欢哭了”。
 
“啊”。突来的声音吓了君月一跳,她转身就看到沈晨曦站在楼梯间看着她,连忙放下了照片。
 
“晨曦哥哥,我们可以走了吗”?
 
沈晨曦不语,半响方点了点头,“你要和我妈说一声吗”?
 
“不了,免得啊姨难过,劳烦你跟她说下”。
 
“好,走吧”。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,向株冶墓园而去。
 
绿树环绕,远远地,君月就看到了那一座墓,墓上的女孩笑得很温柔,黑色的长发及腰。“雪柔姐姐,我来了,对不起,对不起”。她跪在墓前,满脸的泪珠,要不是她,雪柔姐姐就不会死,都是她,是她。
 
沈晨曦没有阻止,站在君月的身后,望着夏雪柔的墓悲伤不已,几分钟后才走到她的面前。“丫头,不哭了,事情已经过去了”。
 
君月没理他,而是整个人陷入了回忆。
 
她与沈晨曦算的上是青梅竹马,从她十四岁起,就一直喜欢着他。为了他,她努力的学习,凭借优异的成绩。连跳两级,到了他的班上。他对每个女生都是礼貌的微笑,唯独对她带着宠溺,她总以为在他的心里,她是不同的。直到上了高中,遇到了夏雪柔,那是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孩,她看得出,她的晨曦哥哥对那个女孩是不同的,她叫她雪柔姐姐。
 
那时单纯的她哪想得到沈晨曦会喜欢上夏雪柔,每次去哪都会让她陪着去,给了他们机会。后来,有一天生病她没去上课,突然就下起了大雨,不顾病情的她带着雨伞就去学校找沈晨曦。
 
她看到了,在教室的后面,她的晨曦哥哥在和一个女生亲吻,而那个人是她喜欢的雪柔姐姐。年少不懂事的她冲进了教室,对着女生大骂,贱人,难听的话语回荡。
 
“啪”。她被打了,是她的晨曦哥哥,她愣了,难以置信的看着他。
 
“够了,君月,你发什么疯”?是沈晨曦的大吼,他生气了,竟然叫她君月,而不是丫头。
 
“我发疯,晨曦哥哥,为什么,我喜欢你这么多年,为什么,就因为她吗”?她指着夏雪柔,脸上是止不住的泪水。
 
“我不喜欢你,君月”。一声道尽所有,她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,很痛,痛的她忘了怎么办,隐隐的听见夏雪柔跟沈晨曦说不应该打她,又听见她对她说抱歉,但她的晨曦哥哥说不用管她。
 
够了够了,她抱着头跑出教室,后面是沈晨曦和夏雪柔的呼喊声,她没听见,什么都没听见。“碰”,世界突然变红了,她被推到在地,旁边是夏雪柔不再动的身躯。雨水就混合着夏雪柔的血流到了她的眼前,鲜红刺激了她的大脑,她听见自己在喊雪柔姐姐,可是,没人应答。
 
救护车很快来到,她跟着到了医院,无措的站在一旁,不敢去看沈晨曦。半小时后。
 
“抱歉,我们已经尽力了”。
 
不,怎么会这样,雪柔姐姐死了,是她害死的。她抬头看了看沈晨曦,淡定的一面早已不在,他在哭,因为夏雪柔的死亡。艰难的走了几步,她想抱住他,却不料他突然看向她,血红的眸子,憎恨的眼光,使她的手停在半空。
 
“晨曦哥哥,我不是故意的”。沙哑的话,连她都不相信是从自己口中出来的。
 
“滚”。
 
她害怕了,真的怕了,“晨曦哥哥……”。
 
“走,我不想再见到你”。见她不动,沈晨曦直接走到她面前推着她,把她赶出了医院。
 
雨依然下着,她浑浑然的走回家,大病了一场,醒来后就求着父母搬家,不管怎么问也没告诉他们原因,她到了B市,和所有人断了联系。
 
抬手抹干脸上的泪水,君月向着墓碑磕了几个头,“雪柔姐姐,当年是我不懂事,希望你能原谅我”。然后她站起了身,看着沈晨曦。
 
“晨曦哥哥,对不起,这么多年让你费心了,谢谢你,真的,谢谢”。
 
听见她这么说,沈晨曦低下头,微微笑了下,“傻丫头,是晨曦哥哥对不起你,你什么时候走,我去送你吧”。
 
“不用了,晨曦哥哥,我放手了,今生我不会再继续爱你,来生也不要,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。雪柔姐姐很好,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再找到一个跟她一样好的女孩”。眨眨眼睛,君月认真的看着他说道。
 
“好”。他无奈的说,造成的伤害终是留下痕迹。
 
曾今,我把你当做所有,忽视了身边的风景,你却不曾回头看我一眼,真的很累了,这次,请原谅我。再见了,晨曦哥哥。别了,初恋,八年,我的青春终究未完美。
 
君月没回头,很快的离开了墓园。或许流年经转,她不会爱上他,她会有另一个人好好地爱她。不管远去的是谁的身影,放弃的是谁的爱,最终,她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,留下的只有浅浅脚印。
 
沈晨曦望着她远走的身影发呆,真的走了,这一次,他的丫头真的不再回来了。
 
三天后,机场。
 
“我说月月,你就这么走了,真的放弃了”。圆圆的脸,任晓拉着君月,企图把她留下来。
 
“不然呢”?君月挑挑眉问道。“晓晓,我不再是那个不懂事的女孩了,这份爱,我放手了,现在,我很开心,你要是没事的话,就加紧点,下次回来,我很乐意喝你和欧哲的喜酒”。
 
任晓的脸突然红了,一双大眼睛变得色彩斑斓。
 
“好了,我要走了,抱一下”。很自然的伸出手,君月紧紧地拥抱住任晓,片刻后放开她,拖着行李箱走入检票口。
 
“小姐,你的机票,好了”。
 
“谢谢”。接过机票,君月再次转身看了看任晓,微微笑了。真好,一切都结束了,不管是她,还是沈晨曦,亦或是任晓与欧哲,都将有新的开始。
 
虽说没有痛苦的青春不是青春,但,生活永远不会停止,我们放弃了某些东西时,亦将得到某些不曾有过的。有时,经历过了才会懂得何为爱?何为珍惜?缘来了,自有其果。
 
飞机划过天际,所有的流年终成泡沫。那不经意的青春,跳动的脉搏,到底是谁的流年弃了谁?美丽的童话,是否还会在现实中出现?那流年,那场烟花,那个人……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