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短篇小说 > 爱情小说 > 再续情缘

再续情缘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06-27 23:10 阅读:

 楔子

  
  相传过了鬼门关便走上一条路叫黄泉路,路上盛开着只见花,不见叶的火红彼岸花。花叶生生两不见,相念相惜永相失。
  
  路尽头有一条河叫忘川河,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。三生石记载着前世今生,亦记着来世要见的人和要还的债......
  
  01婚事
  
  下月便要大婚了。
  
  颜若兮摸着刚刚送来的大红喜服,嘴角眉梢都是满满的幸福。
  
  她终于要成为子衿的新娘了。
  
  他说: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她会是他的新娘,他唯一的妻。
  
  “若兮。”颜若兮抬头。
  
  向她走来的男子身着深蓝色朝服,如墨的发在头顶盘成一个髻,用白玉簪子固定。斜飞的英挺剑眉,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,此刻看着她满是温柔。削薄轻抿的唇,棱角分明的轮廓,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,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,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。
  
  来人正是王子衿!
  
  “子衿。”颜若兮拿着手中的喜服,眼中的笑意更浓,“看看我的嫁衣,可漂亮?”
  
  王子衿眸光暗了暗,随即说道:“我的若兮穿什么都漂亮!”
  
  听罢,颜若兮俏脸上飞上两朵红云,娇嗔道:“还没成亲呢,怎么就成了你的了?”
  
  王子衿拥她入怀,笑着说:“反正你早晚是我的!”
  
  颜若兮脸更红,埋在他的怀里。他独有的清冽香味让她很安心。
  
  “若兮,我们下个月成不了亲了。”王子衿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  
  “为何?难道你要悔婚?”颜若兮抬起头,脸上红晕未退,不解地望着他,。
  
  王子衿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,笑道:“傻瓜,我娶你还来不及,怎么会悔婚,这辈子你只能嫁给我!”
  
  这么霸道!颜若兮悄脸又是一红。
  
  “蜀国最近出现了一个将军,在和我国大战争中连连取胜,已经拿下了好几座城池了。而我......”
  
  “我懂!”王子衿还没说完,便被颜若兮打断。她转过身,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眼底将要喷薄而出的泪意。
  
  是的,她懂的。
  
  王子衿身为护国大将军,保家卫国是他的不可推卸的责任。可是,她多希望他只是一个普通人。
  
  爱都是自私的,她多希望他只是她一个人的子衿,而不是风国的护国大将军!
  
  颜若兮和王子衿是青梅竹马。少时,王子衿看到百姓因为战争流离失所,苦不堪言。年少的他就许下豪言壮志:定有一天,我要这天下再无战争,再无分离,人人安居乐业!
  
  也正是那样为国为民的有志少年,才俘获了颜若兮的芳心。
  
  “对不起!”王子衿低沉的嗓音充满歉疚。
  
  明明下个月就是他们的大喜之日,可他却要出征......
  
  颜若兮忍住泪意,转身轻轻抱住他腰,靠在他结实的胸膛,“何时出发?”
  
  抱着她的手紧了紧:“下月。”
  
  02出征
  
  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  
  十万大军整装待发。
  
  十里亭里,他望着她,她也望着他。今天王子衿一身战甲,英俊的面容更显露着军人的气势,着实让人移不开眼。
  
  颜若兮动了动了嘴唇,想要说些什么。但话到嘴边,又说不出来。
  
  千言万语,此刻竟无语凝咽。
  
  真是可笑,今天本该是他们的大喜之日,可他却要离开。
  
  王子衿轻叹一声,他抬手轻抚着颜若兮的脸,目光灼热而认真,“若兮,一定要等我,无论多久!”
  
  颜若兮点头,从袖中取出一个同心结,那是她用红线和他俩的头发编成的。
  
  “带着这个,就像我陪在你的身边一样。”颜若兮的声音哽咽,抬手把同心结系在他的腰间。
  
  王子衿看了看腰间的同心结,上前紧紧地抱了抱她,似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带走。
  
  许久,他转身离开!
  
  望着那个一步步远离的背影,颜若兮往前跑了几步,“子衿,你一定要回来!”
  
  离去的身影脚步一顿,他并没有回头,“我凯旋之日,便是你我成亲之时。”
  
  长龙般的大军慢慢消失在天尽头。微风阵阵,吹动她淡粉色的衣衫和及腰的长发,却吹不干她脸上的泪痕......
  
  03思君不见君
  
  王子衿不愧是护国大将军,出师便大捷,捷报不断从前线传回来。
  
  在他出征的日子里,颜若兮除了每日去寺庙为他祈福,就是在他们分别的亭子等他归来。
  
  一年后,终于得到了护国大将军大军凯旋而归的消息……
  
  十里亭里,颜若兮不停地张望着,寻找着那个魂牵梦萦的身影。
  
  他们回来了!远远的路尽头出现了大军,慢慢地覆盖了整个道路,蜿蜒如巨龙......
  
  近了!近了!颜若兮激动得心似乎都要跳出来了!马上就可以见到子衿了!
  
  可是队伍前面没有他!她的子衿呢?
  
  兴许......兴许在队伍的末端呢?对的,肯定是在最后,有人领头,当然也需要有人断后。她的子衿一向很为部下着想,一定是他断后的。
  
  颜若兮仍然站在路边,继续等待着。
  
  但是......没有他!直到所有的人走完,她的子衿都没有出现!
  
  “小姐,我们回去吧,也许姑爷有事耽搁了,暂时回不来也未可知。”丫鬟小月劝道。
  
  人都已经走完了,姑爷大概今天是不会回来了。站了一天,她的腿又酸又麻。
  
  颜若兮没有理她,眼睛还是盯着路的尽头。
  
  他说过他会回来的,她要在这里等他,她要他一回来就能看到她!
  
  从黎明到黄昏,从黄昏到黑夜,颜若兮站在那里,似乎成了一座雕塑。
  
  终于,远处出现了点点的火光。
  
  一定是他回来了吧!
  
  颜若兮提起裙摆就往亭子外跑,许是因为站得久了,差点摔倒在地。幸好小月眼疾手快地扶了她一把。
  
  “子衿!子衿!是你吗?”远远地,颜若兮就迫不及待地想确认来人的身份。
  
  来人在不远处下了马,借着火光,颜若兮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。
  
  是她的叔父。
  
  “若兮?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  
  不是子衿!颜若兮一阵失落。
  
  这次叔父任副将,他应该知道子衿在哪里。想到这里,颜若兮的眸子一亮,“叔父,可曾看到子衿?”
  
  颜青尘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眸,眼底闪过一丝不忍,若兮那么爱王子衿,若是她知道......算了,她迟早会知道。
  
  “若兮,子衿……他死了!”
  
  子衿他死了!
  
  这句话在颜若兮的脑子里像惊雷一样炸开,耳朵“嗡嗡”作响,她后退一步,被小月扶住。
  
  眼里满是不可置信,她挣开小月的手,盯着叔父的眼睛,“叔父,你刚刚说的什么?若兮没听清楚。”
  
  颜青尘眼底满是伤痛,“我说王子衿……他死了。”
  
  死了?她不信!子衿那么厉害,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死去!
  
  “尸首呢?”
  
  “子衿他掉下悬崖,我亲眼所见,我们也去崖底寻了,只找到这个。”
  
  颜青尘招了招手,随从便端上来一个盘子,覆盖的白布上血迹斑斑。
  
  颜若兮心里一紧,她掀开白布,正是子衿的战盔!
  
  那个男子真的不在了!
  
  颜若兮终是支持不住,晕了过去。
  
  04心病难医
  
  “来人啊!来人啊!小姐自杀了!”
  
  正在大堂议事的颜父颜母和颜青尘急忙冲向颜若兮的闺房。
  
  茶水泼了一地,颜若兮正和小月抢夺一块碎瓷片,颜若兮的手上鲜血淋漓,看起来甚是可怖。
  
  颜父颜母不知所措,急得团团转,只得催促小月:“快抢下她手上的凶器!”
  
  可是小月比颜若兮矮了一头,她的手怎么也够不着颜若兮高举的手上的瓷片。见状,颜青尘立马上前,给了颜若兮一记手刀,她顿时昏倒在地。
  
  颜青尘随手扯下自己的衣角,按住了她流血的手腕。
  
  “还不快找大夫!”
  
  惊魂未定的小月立马跑了出去。
  
  “为了防止若兮再寻短见,还是先把她绑起来吧。”
  
  颜母别过头,擦了擦眼泪。颜父抖动着嘴唇,“就按青尘的话做吧!”
  
  再醒来,颜若兮发现自己被绑在床上,手腕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过了,这提醒着她刚刚自杀是真的,那么子衿也是真的死了?
  
  莫大的疼痛攀爬到她的心上,缠绕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  
  “为什么连死都不让我们在一起?”泪水滚滚从眼角滑落,很快枕头上便湿了一片。
  
  没有了子衿,若兮还活着做什么?
  
  “小姐,喝药了。”小月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中药进来。
  
  颜若兮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,眼里无神,要不是她微微起伏的胸脯和眼角不停的泪水,小月几乎以为她已经死去。
  
  小月叹了一口气,“小姐,你这是何苦呢?没了姑爷,你还有老爷夫人啊,他们就只有你一个女儿,你忍心看他们每日为你伤神吗?”
  
  颜若兮的眼珠转了转,有了一些神采。
  
  小月见有戏,接着说道:“最近夫人天天以泪洗面,老爷今天都没去上朝,我看他好像都添白发了。”
  
  是啊,她还有父母!就算子衿死了,她也要为了父母活下去。
  
  “小月,给我把绳子解开。”
  
  “这……”万一解开小姐又寻短见怎么办?她会被老爷打死的!
  
  “放心,我不会自杀了。解开了扶我起来喝药吧。我会活下去。”
  
  见她眼里已经没有之前的死灰色,小月还是给她解开了束缚,将她扶着坐了起来。
  
  “小姐,你想开了就好。小月服侍你喝药吧!来!”
  
  “呕……呕……”不知为什么,药一入口,就恶心得受不了。
  
  “小姐!你怎么样?”小月轻轻拍着颜若兮的背,慌乱中药也洒得床上到处都是。
  
  “这药太苦了!”颜若兮眼泪汪汪,泪水又不可遏制地顺着脸颊淌下来。
  
  05他还活着!
  
  颜若兮虽有了求生的意志,但是吃什么吐什么,有一次甚至还吐出血来。
  
  短短三天时间,颜若兮便瘦了一大圈,眼窝深陷,皮肤蜡黄,原本就瘦的下巴更加尖瘦了,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。
  
  大夫说:这是心病,心病还需心药医啊。若是再吃不下东西,长此下去,命不久矣!
  
  王子衿对她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?没有了他?她也活不下去了吗?
  
  颜青尘虽是颜若兮的叔父,但是也只是虚长了她三岁。他未曾娶妻,也不知情为何物。
  
  看着颜若兮一天天如暮春的花,一天天掉落,颜青尘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实情,“若兮,其实王子衿他没死。”
  
  颜若兮躺在床上,虚弱无光的眼眸里出现了少有的光彩,但随即又暗淡下去。
  
  她不相信他!
  
  颜青尘又道:“本来这是内部的机密,我本不应该告诉你,但看你现在这样,如果我再不告诉你,我估计你也活不了多久了。”顿了顿,又说:“那日,王子衿被蜀国公主所擒,隔日他便来信说他会和蜀国公主成亲,而蜀国会归还所有的国土。而他,将不会再回风国!你说,这样的他跟死了又有何区别?”
  
  “你们……你们为何不去救他?也许......也许他是被迫的呢?”
  
  “我们当时也以为他是被迫的,我亲自带兵去救他,可他不走啊,他说他会和蜀国公主成亲,他亲口所说,句句属实。一个国家的护国大将军在战场上和敌国的公主跑了,这事传出去必定军心动荡。所以我们便对外传言只说他死了。”
  
  “我不信!我不信他会负我。我要去找他问个清楚!”说话间,颜若兮一脸悲戚,挣扎着便要下床。谁知她连坐都坐不稳,一下子往床下跌去。
  
  颜青尘急忙扶住她,脸上浮出一抹痛色,“你这个样子怎么去找他?恐怕你还没出你家大门就死了!”
  
  “我吃饭!我吃了饭就会有力气!有了力气就可以去找他了!”
  
  她挣开颜青尘的手,跌坐在桌前,直接用手抓起已经冷去的饭菜,大口大口地吃起来,吃一口吐一口,眼泪汪汪。明明难以下咽,但她还是锲而不舍地往嘴里送着。
  
  颜青尘终是看不下去,“你慢点吃,等你身体好了我带你去找他!”
  
  “真的吗?”
  
  “嗯。”颜青尘这才觉得这个女子的命真的是和王子衿绑在一起的,不知他告诉她这个信息是对是错呢?
  
  06君胡不归
  
  看着远处那魂牵梦萦的身影,颜若兮一时竟不敢上前。
  
  他身边那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便是蜀国的公主了吧!还真是漂亮呢,眉宇间带着她没有的英气。
  
  是啊,蜀国男女平等,女子只要有足够的能力,一样可以入朝为官,一样可以上战场保卫国家。不像他们风国,男尊女卑......
  
  而蜀国唯一的公主也是骁勇善战,是他们国家引以为傲的巾帼英雄!
  
  王子衿一身黑衣,他瘦了!但是他那冷厉的气质和浑身散发出来的霸气丝毫未减。站在她旁边的公主一袭白衣,远远望去,真是郎才女貌,好不般配!
  
  这一幕落在颜若兮的眼里,刺痛了她的心。
  
  本以为他是被迫留在蜀国的,现在看来,他还有心情陪公主赏花,颜若兮竟有些不确定自己五天日夜兼程赶来是为了什么。
  
  你说你会回来的!这就是你不回来的原因?
  
  “子衿......”
  
  “谁?”蜀国公主右手一挥,暗器便呼啸着便朝他们所在的方位飞来。
  
  颜青尘急忙拉了一下颜若兮,暗器堪堪从颜若兮的脸颊擦过,苍白脸上留下一道血痕。
  
  看着深入墙体的两枚飞针,颜若兮捂住自己的脸颊,心有余悸。
  
  而此刻王子衿也看到了她。
  
  他眼里波澜不惊,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陌生人。
  
  颜若兮心里一痛,他何曾用这种眼神看过她?
  
  难道?他失忆了?
  
  “子衿,我是若兮啊。你还记得我吗?”
  
  “自然是记得。”王子衿语气淡淡,眼里没有一丝温度。
  
  他记得她,可是他……
  
  “我来带你回去!”
  
  “回去?回哪儿去?”王子衿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,嘴角满是嘲讽。
  
  回风国,我们成亲,然后我们会有一个家。”颜若兮摸了一把脸上的血。
  
  “家?蜀国才是我的家,忘了跟你说,我是秦王的儿子,我的未婚妻是璎珞公主。”说完他还伸手搂着身边的公主。
  
  不!这不是真的!
  
  颜若兮心如刀绞,可那腰间的手提醒着她,王子衿分明说了那样的话。她感觉眼里也疼起来。
  
  “子衿,你……你曾经说,你会娶我的。只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这些你都忘记了吗?”颜若兮的眼里一片血红,目光炯炯地望着他。
  
  “你还真是傻啊,颜若兮,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平定天下,娶了公主,将来我就是蜀国的王,而娶了你,你能给我带来什么?”
  
  王子衿轻蔑的话语打击得颜若兮后退数步,她眼睛睁得大大的,怔怔地望着他,似乎想从他脸上找到一丝他撒谎的证据。
  
  可是,她找不到,他的脸上满满都是嘲弄,还有......厌恶,没错,是厌恶。
  
  他竟然对她露出了这种眼神!颜若兮几乎站不稳!
  
  “收起你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真是让人恶心!”
  
  他说,她让他恶心!
  
  他曾说:她是他心中最美的人!
  
  昔日的甜蜜已遥不可及,现实的悲哀却寸步不离。
  
  “今天本王心情好,就不治你们私自闯进蜀国的大罪了。滚吧!”
  
  他竟然让他们滚?!她以为他死了,曾想就这样随他而去。后来得知他还活着,便日夜兼程来找他,得到的是什么?是他的嘲弄和侮辱!
  
  “哈哈......”颜若兮悲伤到了极点,眼里竟缓缓留下两行血泪。
  
  “若兮!”颜青尘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身躯,愤怒道:“王子衿,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!我杀了你!”
  
  话音未落,便有侍卫从各处跳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。
  
  王子衿低头在公主的耳语,听罢,公主一声娇嗔:“哎呀,你真是,就依你。”
  
  那场景看着真的是好刺眼!她一刻也不想带下去了,她不该来的!
  
  颜若兮将头埋进颜青尘的怀里,不忍再看那让她心痛的一幕。
  
  “来人,给我把他们赶出蜀国!”冷冷的声音毫不留情地从他的嘴里吐出。
  
  颜若兮不敢相信,这些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。
  
  这就是她爱的心心念念爱着的男子?
  
  算了,她已经不想去深究了。她好累,她只想回家!
  
  “叔父,我们回家吧!”
  
  颜青尘拥着她转身,提步便想离去。
  
  “等等!”
  
  颜若兮并没有回头。
  
  “把你的东西拿走!”一个东西砸在了她背上。
  
  她转身,地上是她送他的同心结!
  
  他真的,不要她了!
  
  望着搂着公主远去的男子,颜若兮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  
  07一生等待
  
  颜若兮疯了!
  
  也许是这一次去蜀国对她的打击太大,自她晕倒醒来之后,她便忘记了王子衿抛弃她的事实,也不记得自己去过蜀国。
  
  她只记得,王子衿带兵打丈去了,她相信他会回来。
  
  颜若兮依然像之前一样每天去寺庙给他祈福,再去十里亭等他归来。
  
  颜父颜母阻止不了她,只得暗中派人保护她,任由她去。
  
  有时,路过的人会问她:姑娘,天这么冷,你在这里做什么?赶紧回去吧!
  
  颜若兮望着远方路的尽头,只是痴痴地笑着:“我在等我的夫君呢!他说他会回来娶我的!”
  
  她从春天等到冬天,从青丝等到了白发,从美人等到了迟暮。
  
  而她的子衿终归是再也没有出现……
  
  08忘川相逢
  
  忘川河边,三生石旁。
  
  年迈的颜若兮看着三生石里闪现的过去的一幕幕?
  
  “值得吗?”
  
  她摇了摇头。
  
  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吧,会心痛,会流泪,会奋不顾身,但是却不后悔。
  
  颜若兮,她的身后多了一个鬼。
  
  此刻,三生石里画面一转。
  
  数十里的红妆,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,井然有序,路旁铺洒着数不尽的玫瑰花,就连满城的树上都系着无数条红绸带,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士兵,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,比肩继踵,个个皆伸头探脑去观望这百年难见的婚礼。
  
  大红对联挂在新房门边,绣鳳鸾的大红被祳堆满床前。红色夏帐上挂着龙凤呈祥的帐簾。全屋箱笼框桌都贴上了大喜剪纸,红烛把新房照得如梦般香艳。
  
  这是谁和谁的婚礼?
  
  红烛前,一个白衣男子寂然而立,望着那张熟悉的脸,颜若兮苍老的手情不自禁地抚了上去,眼泪不停地落在三生石前的彼岸花上......
  
  画中的男子冷笑了一声,颜若兮慌忙缩回了手。
  
  忽地男子似不经意扫落了一根红烛,火很快燃烧起来!
  
  “不要!”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救他?!
  
  颜若兮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越掉越多,使得身前的彼岸花一阵阵颤抖。
  
  “若兮,你看,我没有负你。”
  
  颜若兮转过头,正是她日夜思念的王子衿!
  
  他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!而她,老得那么难看。
  
  颜若兮转头,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。
  
  王子衿心中一痛,都是他让她变成这样的。
  
  他朝她挥了手,刹时她青丝变白发,干枯的皮肤也变得娇嫩。
  
  王子衿随手变出一面镜子,放在她的眼前,“你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女子!”
  
  颜若兮震惊,不可置信。她又变年轻了,甚至连脸上的疤痕都不见了!
  
  “这......”她望着他,美丽的眼里满是惊愕。
  
  王子衿抚了抚她额前的碎发,笑道:“傻瓜,身为魂魄可以自由改变面貌的。”
  
  “子衿!我真的好想你!”
  
  “傻瓜。”
  
  后记
  
  他们牵着手,一起跨上了奈何桥,脸上的笑容足以让整个冥界灿烂。
  
  孟婆微笑着端给王子衿一碗汤:“小伙子,等到啦?不枉在忘川河中受这么多苦。”
  
  颜若兮不解,美丽的大眼望着王子衿:“受什么苦?”
  
  “傻瓜,快喝吧。我们一起喝。”
  
  两人相视而笑,仰头一饮而尽。
  
  孟婆望着颜若兮,这个女孩子大概永远不知道这个男子为她做的一切。忘川中虫蛇满布,腥风扑面,波涛翻滚,他能在里面呆上几十年,看来真是爱惨了这女子啊!
  
  孟婆接过他两的空碗,看着牵着手远去的两人,心里也在默默祝福他们。
  
  忘川河边,三生石上,赫然刻着:王子衿和颜若兮来世再续前缘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