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诗歌大全 > 赞美诗歌 > 故乡情

故乡情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08-24 18:35 阅读:

 自幼和姐姐相依为命的生活,我有时间了再写。在这里,我用古代诗人、围应物的《送杨氏女》来简概我们的那时生活:女子今有行,大江溯轻舟。而辈苦无持,抚念益慈柔。幼为长所抚,两别泣不休......别离在今晨,见尔当何秋......当年,姐姐出嫁时,父亲悲伤难禁,就临摹了这首诗烧与母亲灵前。而今,姐姐已经是满堂儿孙的人了。

  早上六点,坐上随州至桐柏的客车出发,沿途,欣赏那一纵而过的路边接毗村庄的风景。此刻,我内心的欢悦和车厢里的空气成反比例;几个外出打工的中年男女,紧绷着的脸略带些阴郁,车窗外,那清新的鲜嫩却感染不了他们离乡的愁绪,也终止不住他们小声隐底议论的家常里外,听见听不见的,都似乎是因为那些琐碎,才导致他们这样的年纪了,还有出去打工养家,似乎是那些少壮不努力的儿子,怎么怎么都这样的。十点左右客车到了桐柏,急忙下了车,又急忙跳上了桐柏开往黄岗的、有点破烂的客车。
  开始下雨,下着小小的雨。行驶在弯曲的路上,也渐次行进一旷绿洲流澶的山间田园风光里;窗外的景色开始柔美起来,柔美的忘乎了一路颠簸来的过分摇动和浑杂的群体气味。地里的麦子像怀了五个月的少妇,孕育的另类美丽被刚刚下过的细雨,浸润得鲜嫩嫩、油亮亮的、层层叠叠地从半山腰或平壤一路扩展开来;山和麦田会被山脚下的一条或是一湾溪水清清晰晰地连接着,各式各样的,浓淡不一的,敷盖着深浅的绿,便在有田、有地、有水、有房舍的层面上织就出一幅:隐桥点鹤,怀锄傍林的山水画卷。十一点左右,客车停在了黄岗车站,距离家乡十公里的路程耽误下来,原因是,这里没有了去堡子车站的公交车。桐柏和泌阳依界碑为’县”的两个亲兄弟,不知道什么原因,就为这十公里的各自管辖,弄的跟南北朝鲜一样的紧张,难为那些执政者的脸皮比城墙还要厚,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为这个角落的绝缘感到过尴尬么?最为难的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,他们不会驾驶任何一件简单的交通工具,又没有多余的钱施舍给路边像候鸟一样的出租车。此刻的义愤也挽救不了什么,我还是赶紧的赶到姐家吃午饭吧。
  站在路边思忖,是再等一个小时,
  坐路过的长途,还是打个出租呢?真后悔没有带车子来,执意地要感受生活,此刻,又刮起风来。春天的风,温柔起来的感觉是那样的惬意,疯狂起来的野蛮就让人不能恭维。一阵狂风刮过,尘土夹杂着各样的浮屑袭来,吹乱了的发和衣裙,让人马上丢失了体面和修持已久的端庄。算了,还是打个出租吧。和出租机司讨价还价,刚谈好价钱就围上来几个老年人,他们要我带他们一程。不行!司机反对。为啥?人多不费油吗?多要你十元,你就不舍得给,送人情,你倒会拿我的辛苦做慈善,你出一百元,我就带。你妈的,十公里你要一百块钱,真真本事你。我这么暗骂着,从包里拿出钱来给他。不行!为么不行?这些老糟千子要是死在半路上,你负全责?噫!那咋恁背时呢?那就恁背时!才不久......刚刚过呢!这是什么样的逻辑?我僵持在自己的思维里,也僵持在人情像高原上的氧气一样的稀薄里。眼睛斜着看他,给他个鄙视的表情,拿来手机给我本家弟弟联系,告诉他姐姐我,回娘家路过黄岗给难住了,赶紧的开着车子过来,把我接回去。
  和司机的协定像撕片黄色的纸一样,抛在风里;也更不屑顾他,此地蛇头般奸诈泼皮的讹取。信不信一钢嘣子咋死你!也不打听打听,姑奶奶是哪路上的妖?我说的轻松极致,说罢,还,哈哈地大笑。想那机司一定是被我这腔调给吓着了,嗫嚅下嘴巴子,钻进半旧的车子里自认、怎么碰上我这么个人物。从堡子车站到黄岗要得二十分钟,抽这个空隙,浏览一下黄岗的风光。站在位于中心的地势向四周望去:简单的大街以十字为主体,当年陈旧的灰色瓦屋,被新型的水泥建筑踏破了肃静。有些凌乱并略带些肮脏的街道,交易零星。一两个闲逛的男人和女人,被风刮得咧趄着横行,路边摊上的豆腐被挡风用的板子,砸得稀烂,人也止不住好笑的脸,向那买豆腐的男人问个,今儿一定是不得午饭吃的了,说不定,老婆会揍他。那卖豆腐的人,苦着一张胖乎乎的豆腐脸,看着豆腐发呆。问了人,才知道,今天不是日集。但,以当前的新颖来看,这里已经开始了追逐;追逐最新颖、最时尚的,是那花了几千万元,开发打造的旅游景点,红叶山。“黄岗红叶”几个楷体红色大字,醒目地配一隆通通红的红叶、高高地耸立在通往那里的指示钢构上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