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散文精选 > 抒情散文 > 深夜的风

深夜的风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09-09 21:09 阅读:

 来到窗前,放眼望去,各种不同颜色的灯光交织在一起。眼下不远出花红柳绿的灯光不停的闪烁,天边的尽头却有一排白色的灯光安静排列在那里。他们不会闪烁,向边防战士一样守护祖国边疆。任何危害祖国的外来事物是绝对逃不过他们的法眼——

“快——”
路上的行人打断了我对那列白色灯光的未来憧憬。低头俯视,冷清的道路上几个行人脚踏自行车,很快消失在视野里。恍然,父亲还没回呢?寒风侵入室内,我关上窗户裹紧外套,在房间里徘徊不知如何是好?
父亲是在这里打工的,朴实憨厚的农村人。早上随太阳一起出发,晚上随太阳一起回家。父亲是怕我一人在乡下孤苦伶仃,连周末都不知往那去的我,便把我接到城里念书,只可惜——
每天放学后我做好饭等父亲回来。我承认手艺不好,但父亲总能吃很多,我很高兴。今晚却晚晚不归,饭菜又冷了。
虽然未到深夜,屋里却很安静。徘徊的脚步声声入耳,想再次探望时,“砰砰砰”我赶忙拉开门,迎来的终于是父亲。我喜出望外,深吸一口气,迅速呼出来。原因是路上很堵车,父亲的回答声音很低沉。暗淡的灯光下,发现父亲眼眉边上一小块黑色。走近仔细一看,才知到那里是重生的伤口。血已止住了流,上面附着着晶莹的水珠。父亲不时的眨眼。我又问父亲才知道是在公交车上急刹车时撞到前排倚靠上去了。我再三要求父亲去医院,父亲强意不用。我叫父亲坐下来,站在身旁,沉默的用卫生纸槎掉在眼周围的血迹,然后轻轻的贴上创口贴。问父亲痛吗?父亲回答不痛。父亲静静的坐着直到我全部弄。好父亲苍老了许多,头上多了些许白发,面容又黄又黑,要是触摸胡须一定很扎手的。
我去热了饭菜,屋里却很安静。突然父亲问我为什么不先吃?我说等他回来一起吃。然后我和父亲就没说什么,我盛好饭拿上筷子递给父亲。父亲吃的很少便放下了,我也停了,收拾桌上的饭菜。然后倒好洗脚水,端到父亲跟前洗脚。洗完后父亲一直没说什么,直到躺在床上睡着。
那夜的风还在吹,我关灯躺在父亲身旁,帮他盖好被子。思索刚发生的一切,无声的将他藏在心里。那晚是那么安静,却只有风在捣乱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