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散文精选 > 散文随笔 > 风吹啊吹

风吹啊吹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09-19 23:16 阅读:

 风轻轻地掠过,掀起几粒黄沙。细小的沙砾便开始它们的翻滚,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躺下。风的移动牵引着沙漠一寸寸的移动。黄沙翻滚,填充。沙漠依旧,不同的是风身上留下的被沙“亲吻”后浅浅的唇印……

或是狂风肆掠,黄沙应风而起,空气中充斥着它炽热的气息,然后黄沙片片,屏障似的镶接在天地之间。风过后,又像是背负了太多思念的纸飞机,太重,太沉,轰然坠地,又继续覆盖在这贫瘠的土地上。沙漠依旧,不同的是风隐隐残留着的黄沙乱舞后的伤痕。
风吹啊吹,越过赤壁。
赤裸裸的戈壁,锋利而狭窄。在崎岖的石缝间风呼呼地喘着粗气,却仍然不停地吹啊吹。
在那凹凸不平的石壁间被风落下的花粉,乞求的眼神呼唤着风将他们带走。于是风不停地盘旋,不停的在“尖刀”上摩擦,直到花粉们躲在自己的怀中。终于,花粉们逃脱了厄运,只是风,用身上的伤痕记住了他越过了赤壁。
风吹啊吹,吹到了草原,吹进了树林。
大片大片绿油油的草顺着风的方向倒了下去,趁着风喘气的时候,又调皮地站起来,形成一波又一波浪潮。风在草丛的间隙里穿梭,轻轻抚摸每一寸草柔软的身体;风在树枝。树叶窄窄的缝隙间走过,他们静静地躺在风的怀抱里,树叶兴奋的像是被挠了痒痒,“沙沙”地嬉笑,好不快活。不曾发现风被草刺上了身体,被树枝划破了身躯。
风依旧吹,吹啊吹,吹想那遥远的未知的地方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