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茶后笑料,或观玩蠢物,人心冷暖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11-18 11:49 阅读:

 一日他在林间与鸟虫嬉戏,见一孤身迷路少童,年龄相仿,趋好同根。他稚气未脱,故留孩童于林间嬉戏游耍,相交玩伴,盛意之至。夜幕降至,遂好心护送其还家,欢愉留置这家中晚宴,不料孩童父母贪婪歹毒,生了妄念,欲将其全身卖人为奴,获取金银。他毫无戒心,安享粗食淡饭,津津有味。却不料食物被下毒,食后不能动弹,灵力尽失,与凡人无异,只能任人摆布。

 
孩童父母将他贩卖至妖族奴隶市场,得钱币,贺而归。奴隶场中,贱奴是贵族厮杀争斗以供观赏之工具玩物,无人伦德立,泯灭天性。场中,以赌压奴隶竞斗生死输赢,以作娱乐消遣,往往丧生者,弊缕卷席,狼狈褴褛,弃置荒野,尸首任野兽食之,欺凌一世,悲惨一生。
 
数百年间,他被囚禁笼中,整日与同类竞相厮杀,弱肉强食,输赢则定数。生死场中,笼中斗,观者贺,终日遍体鳞伤,疮疤不结,衣缕血色,度日如年。
 
血腥生活上百年,他恍如笼中传奇,常胜不倒。同类兄友尽归逝去,新至奴隶仍无间断,他于血煞之地苟活几百年,谗喘偷生,不日不月,望窗秋水,不识尽头。众人嘲笑他痴钝,愚拙厮杀,枷锁缚身。有人敬他执念,屹立不倒,坚韧抗拒,万死不屈。世人皆万般评判,不分起源,妄加断言,各成己见。或茶后笑料,或观玩蠢物,人心冷暖。
 
但谁人又知,昼夜欺凌,幕旦残腥,孤身囚笼,愚顽摆弄,却隐忍不倒背后,只因,一位少女。
 
于须臾年前,一位款款少女,手执茭白木槿,身素幽兰清香,玲珑双髻,碧水双眸,回对他莞尔一笑,流年停滞,置身虚无,万千世间芳华,姹紫嫣红,都不过女子眸中一抔黄土。那一刻,他开始明白生死为何物。生就是眼中有这一抹景色,想守护,想追随。而死,就是精疲力竭,绮丽之色都消失殆尽,缕缕心系之丝皆被斩断,结局跟无数旧友一样,无名躯体弃于山野。
 
他本生于天地,归灵混沌乃常情,不足为悲兮。但伸手抓不住那望不尽繁华春色,这让他觉得使他深深眷恋忠迷,依依不舍,不能自拔。每每回想至此,山涧精灵般身影回旋脑间消逝不去,他有了归宿有了挂念,此生由依。他定将为此活下去,逃出囚笼,寻那一抹春色,寻那手中的一丝余温。执念如此,虽九死环生,仍英魂不散,奋勇激战。
 
满心疮疤之人,比之常人更加怕痛,触及肌肤便痛入骨髓,因曾时殇及心肺,周身长刺,与人为亲,定需拔去遍身尖厉之棘,鲜血淋淋之后,人尽散去,不得善因。而长居黑暗之人,比之长人更加畏惧漆黑,此种之人心为炙热,渴求光明,焚尽自身为光热而死去,世事决绝,孤注一掷,蓦然消逝。此两种人,踏途迈出一步,无论生死,终将万劫不复。执念太深,红尘凄苦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