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喜欢着的女孩们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11-25 02:10 阅读:

 山顶没几个人,有点冷,一个大叔蹭过来“租军大衣不?”我摆了摆手,找了块还算平整的地方坐下来,如果我身边有个女孩,我该问她“冷吗?”,她会坚强的说“不冷。”然后我就能借她的一件外套来穿。不过我就一个人,所以一个人是好事,不用脱外套挨冻,也是坏事,不能脱她的外套来用。

 
这大夏天的,山顶也得有四九的温度吧。我想着,缩成一团,注视着三两不成群的闲杂人等。我是一个很没有存在感的孩子,我一直是知道的,只要超过三个人,我肯定不会是被注目的那个,我想,如果在江湖我能做一个杀手,如果在乱世,我能做一个特务,也不算一无是处,这么一想我又高兴起来。
 
很久很久以前山顶上本来有座庙,据说还很灵验的样子,但是天灾人祸什么的已经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,只留下一个传说,关于爱情的。说有个痴情男子来求卦,庙祝说他注定孤独一生,然后他把庙烧了。然后他被打死了,这算是殉情吗?我就是想知道二十来岁,这样算是一生吗,如果算的话,庙祝应该是卜对了。这么算来,这座庙果然是灵验的。
 
旁边有一对男女,紧紧的靠在一起,耳语着什么,我听不清楚。我感觉我该做点什么,我猫过去蹲在了他们旁边,他们倒是没发现我,我听到男的说“玉儿,你说今天的太阳会在哪里升起来”。女的说“呵呵”,男的又说“玉儿,你说为什么天快亮了,还是没看到北极星啊”女的说“呵呵”,男的又说……。
 
我听了会,感觉很没劲,就说“每月总有这么几天心情不好,是月球引力导致,不是病。”男的吓了一跳,一下翻落到身后的山崖里去了,下去的时候还伸手抓了下姑娘的袖口,小姑娘倒是很镇定,她小心翼翼的走了一个小碎步来到崖边,往下看,然后回过头来,“你该下去救他”。
 
我感觉也是,毕竟此事因我而起,但是又觉得有点被动,不能小姑娘说啥,我就做啥,况且,根据情节发展,下边必定有横生的枝桠会托住他,又不是《天行健》,怎么能随随便便死人。我随口说了句“我怎么救呢”,小姑娘也许听错了什么,她一下跳了下去。然后,我听到一声男人发出的婉转余音袅袅的惨叫。好像杀猪的时候听过类似的声音。
 
我想,人怎么就不能理性一些呢。我学那小姑娘也小步移到了崖边,小心翼翼的向下看了看,太深了。目光及处,一男一女搂抱在一起,那女的膝盖正好顶在那男的“人中”之处,状实不雅。“这女的肯定肯定练过防狼术。”一个军大衣走过来看了说。我悄悄的缩回最初的地方,我实在不用担心什么,这一会过去,那对男女肯定忘了刚才是我,我能随时泯然众人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