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美文欣赏 > 伤感美文 > 外婆

外婆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6-12-04 07:15 阅读:

 外婆,一个非常宽厚、善良的农家妇女,一生从不与人计较长短,用她那单薄柔弱的双肩支撑了贫困的七口之家。想起外婆,便想起那年久失修却异常坚固、温暖依旧的土窑洞;想起了在院门外三尺都能闻见的饭菜香味;儿时的种种记忆都是在外婆家门前的石墎上、院子的树底下、窑洞的土坑上打闹出来的。外婆跟着外爷贫苦一生,也认命一生,从不肯求人,也不肯低头于人,从来没有嫌弃那个贫穷的家。

  
  外爷,一个把一生寄托在黄土地上的北方汉子,劳累、困顿了一生,也没有走出缺钱、穷日子的怪圈。在世时,成年累月劳作在田间地头,除了经营自家土地,还要操心两个儿子和大女儿家的庄稼。一生忙忙碌碌,粗砺的双手、刀刻的皱纹便是岁月对他最真的见证。直到离世的当天,还收拾好地里的庄稼,为外婆烧热炕头,为牲口添足草料,打扫干净院落,一觉睡去再没有醒来。造化弄人,即使这么付出,离开时,五个儿女没一人在跟前。外爷生于贫穷,长于贫穷,也贫穷了一生,但他从不认命贫穷,也不甘于贫穷。可气的是,他从未摆脱贫穷,这就是老人一生的宿命。
  
  外爷、外婆都相继悄无声息的走了。在世时留给我们无尽的疼爱和温暖,离开时却没带走儿女的半点情意。没来得及留下只言片语,也没有给儿女一丝一毫的拖累。人说,没有了父母便没有了家。我说,没有了外婆外爷,便没有了家的油盐酱醋茶。即便这一种称呼,随着他们的离去,也不再眷顾于我。
  
  永别,意味着今生今世永不再相见。永别,只能在梦里拼命呯喊,却得不到至亲的的回应。永别,往日那温暖的家不再温暖,那屋顶缕缕炊烟不再柔情召唤。永别,那村头小径上迎来送往的目光不再闪现,那熟悉的身影不再相伴相随。永别,那声声牵挂、句句叮咛不再回响、不再缭绕.......

赞助推荐